新闻中心

江汉路给武汉重启一个新邀约

江汉路,放到全球版图上,找不到重名者。那是得了长江和汉水交汇,钟灵毓秀,卓然而立。

江汉路,一头屹立“江汉关”昂起龙头,一头跨越“京广铁路”摆出龙尾。一条小小商街,竟然连接了两大动脉——“茫茫九派流中国,沉沉一线穿南北”,风云际会,神州无双。

1906年,大智门外飞驰第一辆火车,仿佛铺出城市现代化的轨道,民族资本家刘歆生凭着“再造汉口”的机敏,已擦着英租界边边填湖筑路,从铁路外伸向后花楼,衔接华洋两界,不也天下独一份?

商号云集,银行林立,“车马如梭人似织,夜深歌吹未曾休”,为大汉口的繁华做了封面导读。兴旺之势,一时直追沪上南京路,乃至海关大厦迁来雄踞江畔路口,呼应大上海外滩的遥遥钟声。

1927年,国共合作收回英租界,这条歆生路、太平街如获新生,合二而一取了新名——江汉路。

从此,一条金链子悬挂在大汉口的颈项上,缀满五彩宝石,虽有几度蒙垢,更有熠熠闪光,把都市流淌的岁月,浓缩成流传的经典,总在潮头一展风华,也常让人忘了身在何处。

2000年,当一个新千年开启,江汉路蝶变转身“步行街”,一举夺得“中国最长步行街”美誉。

2020年,又一个国庆节来临,跻身全国打造“高品位步行街”试点,江汉路闪亮回归。此时,疫情仍在全球扑腾黑色翅膀,无情遮蔽了多少商街的霓虹灯?

江汉路早早醒来破茧而出——百年老街,千米长廊,城市地标,市民乐园,还武汉人一份自豪,给世界一个惊喜。

经受历史冲刷,江汉路起于洋务,成于共和,兴盛于新时代,积累了现代商业文化,奠定了华中都市气质。一阵阵流行风旋起,只有它淡定不语,因为它就是风之眼。老字号标定消费品位,新招牌飘拂时尚风向,塑造最前沿的生活观念。无尽风花雪月逝不去,好似亨达利钟表缠绕旧时光,又如同星巴克咖啡追捧赶潮人,跳荡青春律动,挥洒城市活力。今天,它率先携手5G翩然起舞,用“智慧街区”联动“智慧商圈”,走的不单是大理石地砖,开启了“云端上的步行”。

穿越时光隧道,江汉路一路与时俱进,就像中国银行新楼,从大清银行旧址崛起,刷新时代年轮的天际线,一切理所当然。十三幢西洋老建筑美轮美奂,并非它的罗马柱、拜占庭拱券、古典主义廊檐、文艺复兴尖塔,而是武汉人特有的先天禀赋——开放和包容,求新和敢为,巧妙吮吸全人类先进文化乳汁,转化为自身的不凡风采。它比汉正街时髦,比花楼街优容,比华景街典雅,在于梦想之远和襟怀之大,获取了不竭的精神动力。新的历史节点,它找到新的定位轴点——“国际卓越滨江魅力空间”和“中国极致城市体验街区”,又得风气之先。

放眼江天浩荡,江汉路每一次重整开街,都不是简单“变脸”,而是悉心“聚魂”,传承城市文化,担当国际范儿,只把全球视野当作宏大景深。随便截取一段投影,都是八面来风、四海同框,种种“爆款”轰然作响,惊讶世界好近好近。牵手逛一逛,购物、休闲、旅游,扫过人家的朵朵笑脸,刷下自家的存在感,享受“共时体验”。如果歇歇脚呢,轻轻从人流抽身而出,一旁有剧场、博物馆、艺术馆等着你,不觉“移步换景”。入夜,与中山大道相交,“黄金十字”街头一顶华灯,很容易让人雄心勃勃,放胆吹嘘没影的财富规划。东出沿江大道广场,老海关尖塔缀满繁星,抱一棵铸铁灯柱仰望,绝对可以安放心灵。

很难碰上一条商业街,能像江汉路这样:无言的是厚重人文积淀,喧腾的是眩目流行花絮;浸染着中西文化氛围,弥漫出国际潮流气息;看左岸好多历史回望,看右岸无限未来憧憬。

“江汉”两个字啊,撞入二水交汇的沧桑云烟,投身三镇归一的转型奋进,也许代表不了“大城根脉”,但一定不辜负“都市阳台”,一季季奉献丰盛花期,承载得了往昔的骄傲,担当得起复兴的追求。

哦,金秋已镀上阳光的色彩,江汉路敞开胸怀,在武汉按响“重启键”之际,给你,给我,给世界,再发一个新邀约。 

踏上我们的脚步吧,与江汉路同行,创立又一个美好象征,牵引下一个百年流韵。